龙年姊妹泰山行(下)登上南天门/山东临朐九山初中 张义香

龙年姊妹泰山行(下)


登上南天门(417


   简单吃过早饭,坐出租到天外村后,排队购上门票、登上旅游车,沿盘山公路而上,只见群峰巍峨,层峦叠嶂,苍松翠柏形成天然的绿带,漫山遍野金灿灿的连翘花正在盛开,不时有粉红色的桃花点缀其中,一大片山楂树刚刚吐出嫩嫩的鹅黄,槐树还未返青,和着山涧哗哗流水声和鸟儿的呢喃,我的心早已飞到泰山极顶! 


经过数十分钟的颠簸,已到中天门,这里是泰山东、西两路的交汇点,听说正好是登山路程的一半。对于我们而言,登泰山才刚刚开始。凭栏眺望,泰安城隐隐绰绰;再回首,南天门傲然挺立在两座青峰之间,彷佛离天很近;而十八盘则宛如天际垂下的一条白练挂在眼前,面对此情此景,我们不敢懈怠,赶紧前行。


还好,不是星期天,也不是节假日,人虽多,但不拥挤。中天门往右走是乘索道的站点,后山的岱宗坊、高山流水亭、斗母宫等景点就只好放弃了。我们沿石阶径直而上,真巧,不知是哪里组织的登山比赛刚刚开始,运动员们着装整齐、精神抖擞的刚刚出发。只一会儿,我们就远远落在了他们身后。


约半小时后,来到第一座庙——增福庙,这座庙的意义极好,欣然点上高香,祈求泰山老母保佑家人及亲朋好友四季平安,然后在此合影留念。继续前行,不时,到达跨溪而建的云步桥,因了这诗意的名字,心情也轻松了许多。可抬头望见那陡然升高的台阶,无暇细观身边的景致,匆匆留影之后,努力快速前行。抬头望去,台阶一望无际,越来越陡峭,宽度虽然没变,可是我的两腿开始变得沉重起来。看看身旁,是大汗淋漓、喘着粗气的人们。不知是疲惫的缘故,还是接近“天庭”不敢高声喧哗,登山的人群却相对安静了许多。大家手扶栏杆,默默地、一步一步艰难地攀登。


路边的景色因海拔高度的增长和温度降低开始变化:陡峭的山上已经没有了盛开的鲜花,大片大片的马尾松又绿又嫩,松针嫩得像做过美容的贵妇人的脸,树间,绿色的植被上是五颜六色的小花在盛开,最最让人陶醉的,是两旁林立的形态各异的巨石,以及历代帝王将相、文人墨客登泰山刻下的真迹,那流淌的诗句、飘逸俊秀的字体,是中华五千年文化珍品的荟萃,她像一面镜子,折射出文明国度古老文化的精髓,凝聚了泰山岱岳文化的经典,营造了诗情画意的文化氛围!


我们饶有兴致的在石旁留影,姿态表情各异,有内敛有张扬,或大笑或庄严,我走在前面,不时的抓拍镜头,分别在五大夫松、飞来石、岱岳雄姿下面给正在攀登的姊妹们拍照。台阶的坡度越来越大,感觉呼吸起来有点缺氧,平日里娇滴滴的军荣,这会儿简直让人刮目相看,本来以为她是最困难的一个,可是,她不声不响的一直走在前面,还不停地给我们照相,军玲有点困难,因为她是姐妹中体重最大的一个。


就这么走走歇歇、歇歇走走,我们姐妹四人你等等我,我等等你,互相的问候也越来越少,只是心有灵犀的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用微笑传达互相的鼓励。好歹,过了五大夫松、十八盘,跳过龙门,我们不约而同的喊了一声:过龙门了!这时,我拿出手机看看时间,恰好,老公的短信来了:没有艰难的登攀,就没有“一览众山小”的感觉,加油!


   跳过龙门,捱到“升仙坊”前。这牌坊立得恰到好处,好像拉力赛冲刺前的最后一次加油,也似黎明前的黑暗中那短暂划过的流星。南天门,似乎就近在咫尺,可其间,依旧有几百级让人眼晕的石阶。此时,身边的一位挑山工引起了我的注意:他有六七十岁,中等身材,皮肤黝黑,肩担两个纸箱,里面盛着黄瓜和西红柿,趁他扶栏歇息,我走上前去问道:“大哥,你就这么一直挑上来的?” 我明知故问。“恩,一天两趟。”“挑一趟给多少钱”“30元” 听着这回答,我不禁对他肃然起敬!本来已经战栗的双腿,还似腾云驾雾一样,也不敢回头往下看,这时的我又埋头前行,继续走着 “Z”路线,开始遥遥领先起来:“姐妹们,加油啊!”


终于登上南天门!真高兴,感觉非常惬意!回望来路上依旧密集的人群,苦尽甘来的喜悦油然而生,竟凭添一种“得道升仙”的快意,说不出的畅快淋漓!想杜甫当年,“会当凌绝顶”之时,面对望不到边际的青翠山色,极目那暮归的鸟儿遁入山林,应该是也如我现在的意气风发,才会发出“一览众山小”的感叹吧。“我登上南天门了!”短信由泰山极顶发出,我神气十足!


登上泰山极顶,在南天门前照相留念的人非常拥挤。这时,刚好上来两个泰山挑夫,他们身材高大,年轻力壮,每人挑两个液化气罐,喘着粗气,脸上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掉,人们自觉让出路来,投出敬畏的目光。照完相,步入“未了轩”鞠躬作揖后,向北凭栏俯瞰,是连绵陡峭的山峰,“一览众山小”的感觉真真切切。但与前山热闹非凡的景象比起来,显得清静怡然!


天街,只有不畏艰难勇敢攀登的人,才能在泰山极顶领略大自然的神奇!天街,顾名思义就是天上的市街。天街位于岱顶,西起南天门,东止碧霞祠,天街的“街道”虽短,却也宽阔平坦,街旁宾馆铺店林立,商品琳琅满目,游人穿梭如织,与平常街道并无二致,俨然没有感觉到这是身处一千五百米高处。让人惊叹无比的是建筑物的精妙绝伦,和大自然的巧夺天工!碧霞寺,据说泰山老母就在此处,我们虔诚的焚香祈愿,拜了又拜,祈求泰山老母保佑平安。天街石坊东北方,为乾隆行宫及唐代文学家苏源明读书处旧址。街北侧均为以后改建的仿古建筑,街南面筑起了一条长长的石栏,游客凭栏可远眺中天胜景,泰城夜色。


大姐急着去买索道票。这时,下方的索道站前,等候乘索道下山的队伍迤逦到很远,甚至转过山包,望不到尽头。是什么让他们宁愿付出长时间的等待,而急切地离开这里?我无法确定,但我真想留下,只为一睹那传说中的瑰丽日出。


真遗憾!我们匆匆乘索道下山去赶车。空中看泰山当然也别有一番景致!泰山奇峰的层峦叠嶂一览无余,如绿色云雾的松树尽收眼底,奇石险峰令人目不暇接,尤其是形状各异的座座山峰如亭亭玉立的少女,相依相偎,显现出婀娜旖旎之态,让人浮想联翩,惬意无比!


      


做香客已经八年。虽然没有一心成佛的奢望,却有一心向佛的虔诚。想来那是一双儿女就读于海浮山下临朐二中,都说海浮山的魁星老爷点状元很灵,于是,怀着一颗虔诚的心,以临时抱佛脚的愿望,开始了八年拜佛的旅程,一来祈求魁星老爷保佑儿女学习进步,考试顺利,二来求得泰山老母、玉皇大帝保佑家人出入平安,万事如意。今日亲自登顶泰山,面朝泰山圣母叩头膜拜,祈求保佑家人及亲朋好友平安,总算不虚此行!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2423


 

《龙年姊妹泰山行(下)登上南天门/山东临朐九山初中 张义香》有1个想法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