怀念王兴堂老师

 

怀念王兴堂老师


 


    总想写点什么,以此怀念我最最敬佩的一位老师、也是同事的老师,可是,老师病逝三年了,老师那高大朴实的形象一直清晰地在我脑海里晃来晃去,让我无从下笔,老师那高尚的人格魅力和无私的敬业精神时刻影响着我、激励着



    王兴堂老师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初临沂师专毕业的,幸运的是,那时读初二的我正好由刚参加工作的王老师教了一年的课。记忆中,老师的样子,一直与我同事多年后的形象没变:高高的个子,有一米八以上,衣着朴实,让人感觉不像是个老师,那件青色的便服棉袄和中山装蓝色上衣陪伴了他多年,直到颜色泛白,那辆破旧的自行车吱吱呀呀地与他行走了多少年多少路也无从计量,老师近二十年的青春时光就是在九山的教坛岁月中渡过。老师治学严谨,工作认真,师德高尚,业务精湛,在同事、家长和社会上都有极好的口碑,老师那朴实无华、勤劳敬业的形象,一直定格在我的记忆中,让我难以忘却。


     记得刚做民办教师的时候,世事懵懂的我什么都不会,教学中的诸多问题老师手把手地教,时任教导主老师不厌其烦,一次次的听课,一次次的指导,不只是教学方法、管理学生的问题,更多的是学科知识难点,都要老师请教。那时我们七八个青年民办教师,都是文革时期的高中生,文化水平有限,教材上的基本知识自己也不会,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都是埋头苦学,现学现“卖”,老师就是我们的备课指导老师和工作的榜样。不仅如此,如果哪位老师请假有事,当天的课都耽误不了,那就是向校长请假后,拿着自己的教科书去告诉老师教学进度,课由老师去上,不论什么课,老师都上得有声有色,长此以往,我们也习以为常了。现在想来,真是愧对老师,当时王老师不仅担任教导主任工作,还历任初三毕业班的化学课,可是,王老师兢兢业业,从无怨言。


    王老师不善言谈,为人谦和,笑起来嘴角微微上扬,多半时候都是严肃恭谨的样子,让人肃然起敬。老师不仅精通初中业务,数理化每门课程都颇有研究,而且多才多艺。兴趣广泛。老师拿起哨子能少体育,不用教具就能划出正规的教学用图,京胡,笛子、手风琴无所不能,打篮球更是难得的主力。我们这帮年轻教师,在老师的带动下,工作的特别卖力,更是受益匪浅,后来,我们有的升入大学,有的考上师范,成长为合格的人民教师,这与老师的言传身教是分不开的。记得读师范的时候,我写了一篇关老师事迹的人物通讯:“俯首甘为孺子牛”,得到特级教老师的赞赏。


    王老师家住寺头镇一个偏僻的山村,学校离家三十多里山路,家里孩子多,上有老下有小,生活十分困难,那时的公路崎岖不平,刚刚恢复高考,学校工作繁忙,早晚都要上课,老师基本都是一月才回家一趟。他生活简朴,乐于助人,从来不把自己的事放在心上。


     八十年代末,由于分乡镇的原因,老师调回到寺头镇工作,退休后几次回到九山与同事相聚。我们这帮当年在老师手下工作的同事,几次起意去看望老师,但都未成行,留下了不可弥补的遗憾。


    清明节将至,万物复苏,春暖花开。寥寥数语,寄托对老师的无限怀念。老师虽然离开了我们,但老师的人格魅力、老师的音容笑貌、老师的奉献精神犹在!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43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