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诺贝尔文学奖简介

2013年诺贝尔文学奖简介


瑞典当地时间20131010日下午1(北京时间1010日晚7),瑞典文学院公布了2013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为加拿大知名女作家艾丽斯·芒罗(Alice Munro)。颁奖词赞誉她“当代短篇小说大师”。她将得到由诺贝尔基金会提供的800万瑞典克朗的奖金。。82岁的艾丽斯芒罗已创作11部短篇小说集和1部类似故事集的长篇小说。 门罗是诺贝尔文学奖历史上获此殊荣的第13位女性作家,主要作品有《逃离》、《快乐影子舞》、《爱的进程》等。她以创作短篇小说见长,多讲述小地方普通人特别是女性的隐含悲剧命运的平凡生活


37岁发表第一部短篇小说集 三获加拿大总督文学奖:


 1968年芒罗37岁,那一年,加拿大女权运动正在最高峰,她发表第一部短篇小说集《快乐影子舞》(Dance of the Happy Shades),一炮打红,并得了她的第一座加拿大总督文学奖。此时,她已是三个女儿的母亲。据称,这部《快乐影子舞》是芒罗前后花了20年才写完的。


 50岁之后,芒罗才真正开始拥有自己的生活,她爆发惊人的创作力。不过她写的都是她30岁到50岁期间历史背景中发生的故事。


 1978年,她的另一部小说集《你以为你是谁》再给她捧来了一座总督奖,而1986年的《爱的进程》为芒罗带来第三座总督奖。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她每隔4年都要出一部短篇小说集,开始享有世界级的名誉。


《逃离》是芒罗2004年的作品,全书由8个短篇小说组成,其中的3篇互有关联。该作品荣获2009年布克国际奖。


艾丽斯芒罗主要作品:


  1968年 《快乐影子舞》 获加拿大总督文学奖


  1973年 《我青年时期的朋友》 《少女们和妇人们的生活》


  1978年 《你以为你是谁?》 获加拿大总督文学奖


  1986年 《爱的进程》 获加拿大总督文学奖


  1994年 《公开的秘密》


  1996年 《一个善良女子的爱》


  2001年 《憎恨、友谊、求爱、爱恋、婚姻》


  2004年 《逃离》 获布克国际奖


《逃离》曾获布克国际奖 中文译本介绍


  作 者:艾丽斯芒罗 著 李文俊 译


  出 版 社: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


  出版时间:2009-07-01


  内容简介:


 逃离,或许是旧的结束。或许是新的开始。或许只是一些微不足道的瞬间,就像看戏路上放松的脚步,就像午后窗边怅然的向往。


 卡拉,十八岁从父母家出走,如今又打算逃脱丈夫和婚姻; 朱丽叶,放弃学术生涯,毅然投奔在火车上偶遇的乡间男子;佩内洛普,从小与母亲相依为命,某一天忽然消失得再无踪影;格雷斯,已然谈婚论嫁,却在一念之间与未婚夫的哥哥出逃了一个下午……


 一次次逃离的闪念,就是这样无法预知,无从招架,或许你早已被它们悄然逆转,或许你早已将它们轻轻遗忘。


艾丽斯·芒罗谈写作:


一个故事并不像一条前后延伸的公路……故事更像是一幢房子。你走进去,在里面待一会儿,前后参观一番,在你衷意的房间里稍稍驻足,探查那些房间和楼梯是怎样相互连接的,探索屋外的风景是如何被窗户构成的视野所改变了。而你,作为访客,作为读者,也已经被这一自足的空间所改变了——无论这房子的户型是宽敞舒适、落落大方还是曲折诡异、曲径通幽,无论其内部装饰是疏少简陋 还是奢华繁琐。你可以一次又一次的回访,每次都会发现这幢房子、这个故事比上次参观时又多了新的内容。这幢房子会有明确的自我意识,为自己的意义而存在, 而非仅仅是为访客遮风挡雨或提供消遣的东西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出版时间:2009-07-01


内容简介:


逃离,或许是旧的结束。或许是新的开始。或许只是一些微不足道的瞬间,就像看戏路上放松的脚步,就像午后窗边怅然的向往。


卡拉,十八岁从父母家出走,如今又打算逃脱丈夫和婚姻; 朱丽叶,放弃学术生涯,毅然投奔在火车上偶遇的乡间男子;佩内洛普,从小与母亲相依为命,某一天忽然消失得再无踪影;格雷斯,已然谈婚论嫁,却在一念之间与未婚夫的哥哥出逃了一个下午……


一次次逃离的闪念,就是这样无法预知,无从招架,或许你早已被它们悄然逆转,或许你早已将它们轻轻遗忘。


精彩书摘:


早晨,天还没有怎么亮,她就听到了真空吸尘器的声音。接着她听到了一个声音——山姆的声音——打断了吸尘器的声音,再后来她一定是又睡着了。等她再一次醒来,她想方才一定是在做梦。否则的话佩内洛普应该会被吵醒的,可是孩子并没有醒。


今天早上厨房里凉快了一些,不再是一屋子都是炖水果的气味了。艾琳在给果酱瓶准备方格布的罩子和预备贴到瓶子上去的标签。


我好像是听到了你在用吸尘器的声音,朱丽叶说,想让气氛变得轻松一些,我肯定是做梦了吧。那会儿才清晨五点来钟。


艾琳没有立即回答。她正在写一个标签。她写的时候精神高度集中,牙齿紧紧地咬着嘴唇。


是她,她写完后说道,她把你爹吵醒了,你爹只好起来去阻止她。


这好像不大可能嘛。昨天,萨拉只有在要上厕所的时候才会起床的呀。


他告诉我的,艾琳说,她半夜醒来,认为自己该干点什么活儿,于是你爹不得不起床去拉住她。


那么她精力还是很充沛的啰。朱丽叶说。


可不是吗。艾琳又在写另一张标签了。这张写好后,她把脸转向朱丽叶。


她是想吵醒你爹,引起注意,就是这么回事。他都累得要死了,可是不得不起来照顾她。


朱丽叶把身子转开去。她不想把佩内洛普放下来——好像孩子在这里不安全似的——所以把孩子搁在一边的腿上,同时用只汤勺去把鸡蛋捞出来,就用一只手去磕开它,剥了皮,再把它碾碎。


她喂佩内洛普时不敢说话,生怕自己的声音会惊吓了孩子,使她哭起来。这样做感染了艾琳。她也压低了自己的声音——不过仍然是气鼓鼓的,他们就是这样。他们发病的时候连自己也控制不住。他们光是想到自己,也不为别人考虑考虑。


 



《逃离》封面 资料图


《逃离》曾获布克国际奖 中文译本介绍


    者:艾丽斯·芒罗 著 李文俊 译


出 版 社: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


出版时间:2009-07-01


内容简介:


逃离,或许是旧的结束。或许是新的开始。或许只是一些微不足道的瞬间,就像看戏路上放松的脚步,就像午后窗边怅然的向往。


卡拉,十八岁从父母家出走,如今又打算逃脱丈夫和婚姻; 朱丽叶,放弃学术生涯,毅然投奔在火车上偶遇的乡间男子;佩内洛普,从小与母亲相依为命,某一天忽然消失得再无踪影;格雷斯,已然谈婚论嫁,却在一念之间与未婚夫的哥哥出逃了一个下午……


一次次逃离的闪念,就是这样无法预知,无从招架,或许你早已被它们悄然逆转,或许你早已将它们轻轻遗忘。


精彩书摘:


早晨,天还没有怎么亮,她就听到了真空吸尘器的声音。接着她听到了一个声音——山姆的声音——打断了吸尘器的声音,再后来她一定是又睡着了。等她再一次醒来,她想方才一定是在做梦。否则的话佩内洛普应该会被吵醒的,可是孩子并没有醒。


今天早上厨房里凉快了一些,不再是一屋子都是炖水果的气味了。艾琳在给果酱瓶准备方格布的罩子和预备贴到瓶子上去的标签。


我好像是听到了你在用吸尘器的声音,朱丽叶说,想让气氛变得轻松一些,我肯定是做梦了吧。那会儿才清晨五点来钟。


艾琳没有立即回答。她正在写一个标签。她写的时候精神高度集中,牙齿紧紧地咬着嘴唇。


是她,她写完后说道,她把你爹吵醒了,你爹只好起来去阻止她。


这好像不大可能嘛。昨天,萨拉只有在要上厕所的时候才会起床的呀。


他告诉我的,艾琳说,她半夜醒来,认为自己该干点什么活儿,于是你爹不得不起床去拉住她。


那么她精力还是很充沛的啰。朱丽叶说。


可不是吗。艾琳又在写另一张标签了。这张写好后,她把脸转向朱丽叶。


她是想吵醒你爹,引起注意,就是这么回事。他都累得要死了,可是不得不起来照顾她。


朱丽叶把身子转开去。她不想把佩内洛普放下来——好像孩子在这里不安全似的——所以把孩子搁在一边的腿上,同时用只汤勺去把鸡蛋捞出来,就用一只手去磕开它,剥了皮,再把它碾碎。


她喂佩内洛普时不敢说话,生怕自己的声音会惊吓了孩子,使她哭起来。这样做感染了艾琳。她也压低了自己的声音——不过仍然是气鼓鼓的,他们就是这样。他们发病的时候连自己也控制不住。他们光是想到自己,也不为别人考虑考虑。